谷 騰 無 設 計 自 由 生 長

此篇為谷騰自宅 工作室,合二為一來呈現,主要是希望表達同一個思考緯度:自由建造的“無設計”。


在沒有“設計”的基礎上,也可以完成一個完美的建造。
在過程中,設計師可以預判並評估整個效果,選擇容錯率較高的方法落地。


相比那些受委約完成的設計,谷騰的自宅和工作室充分體現瞭他對設計及生活自主自由的個性主張,在此,他以更自如的方式釋放自我,從而覓得心靈與精神的松弛,他將自己對生活及工作的思考轉化為一個物理空間的思辨。


設計師經常會遇到沒有靈感或想法太多的困擾,或過於糾結,直接導致設計不夠純粹,或過於具象,或缺少自我靈魂。在谷騰自宅與工作室的設計中,他在沒有圖紙的情況下,憑借口述與少量手稿,直接讓工人現場施工。可以這樣說,整個過程沒有刻意的設計,沒有圖紙,完完全全設計師個人的隨性發揮,因此才能得以呈現其自由的精神狀態。


設計於谷騰而言,是一個表達的媒介,借由設計,傳遞出的是他對現實的認知、判斷和反思。正如他在城東(公廁改造設計)和時代展館(時代中國企業展館)等等的項目中所傳遞出的對空間的思索和反叛一樣,谷騰的設計,從來就不止於美學上討論,而是關乎一個生命個體的思考和表達是否能縱深探入的問題。他厭倦瞭就設計談設計的話語模式,更希望去尋找設計邊界之外的遼闊領域,以“設計之外”啟發“設計自身”。


工作室是一個功能疊加的空間,既有一條動線,同時又為打破動線開辟瞭一個通道,每一個功能空間都有一個出入口,空間具有自主組織的可能,每個空間對光線的處理都呼應其功能,有不同的對於光的主張。暗下來的工作區域構築瞭一個沉思和創作的環境,越接近工作區域,光線越暗,對於環境的聲音、光線、物資的觸感都有細膩的把握,與其說是在設計一個空間,不如說它在表達對“工作意識形態”的思考與行動。他希望工作室的成員能夠既能避開喧鬧,專註,同時又能在一個沉浸的空間氛圍當中,建立“隨著設計的節奏慢遊”的空間體驗。


其實任何結果都是一種結果,設計本身並不是多種的公式堆疊,在什麼條件下用什麼方法去實現是比較關鍵的點。


谷騰是一個設計怪才,一路憑其專註和對設計的直覺,完成瞭多個受人矚目的項目。他的設計掙脫窠臼,不落俗套,體現瞭從建築到室內、產品、藝術一體化設計的超強掌控力及無界的探索性、前瞻性。


在自宅的設計,他主張的“直覺設計”發揮得淋淋盡致。“直覺設計”並不是一種自我沉醉,而是在一個自主空間當中對自我的認識,是對現實世界及其沉淀物質的分離。傢對他而言,是一個消減的空間,塵囂入室,弱去幾分。在這個居室中營造出的是一個退居深隱的“宅空間”,無論是極簡的設計表達,還是將煙火氣的剝離,都在營造一個“沉靜的所在”。


自宅的空間組織以及細節上的收與放,流露出直覺設計的核心不在於針對空間,而在於面對自身。


如果說“自宅”是一種向內而生的空間,谷騰的工作室則是呈現出內生和外延之間的張力。工作室是一種“工作意識形態”所控制的空間,具有知識生產和展示交流的功能,是人和社會之間的媒介。


與其他工作室及設計公司強調設計的標志性不同,谷騰工作室強調退隱,沒有設置水牌,也有意隔離瞭寫字樓幕墻的信息,構築出一個圍繞創作和激發為核心的空間環境。谷騰認為,設計並不是一種表現,而是一種彌補。設計師應該基於對空間的閱讀和分析,通過設計彌補其缺失的部分,不僅包括功能,還包括體驗與情感。無論是自宅和工作室,谷騰都著力於通過“直覺”和“彌補”來建立人和空間之間的關系,其中既有人與空間貼身肉搏的緊張感,又有近身細語的生命感知。


在自宅和工作室的設計當中,谷騰以一種放松自在的方式來完成這兩個空間的組織,沒有一張專業的圖紙並完成瞭最終的施工和呈現,並且經歷一段時間的使用,再來面對這個空間的設計。他相信時間對於空間的作用力,因為時間能磨礪出空間的質感,能為空間註入新的重量,它比設計本身要重要得多,它所激發的,是直覺設計與有重量感的時間之間的有機連接與能量交換。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