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致高級灰丨演繹永恒的品質生活

老子曰“有無相生”,“無為有之用”。在這個“有—無—有”的過程中,考驗得正是創造者能力和悟性。我們知道有些命題是沒有意義的,但那些信手拈來的設想卻能為它找到突破。

陽光城•晉陽府位於太原市長風城郊森林內,坐擁西山生態園的城市稀缺資源。

晉陽府是以“山居美學”為設計理念的新中式院墅產品,本案為府內南面的小合院別墅樣板間。 伴山而居 境藏風華 依托萬畝原山和滿眼的綠蔭滿黛,陽光城晉陽府成為太原一塊集天地清歡與高級舒居的寶地。承襲山居美學的建築理念,庫瑪設計將這套小合院打造成柏拉圖式的“東方君子”府邸。

進門處這幅《太湖石》突破一般紙本或絹本的平面創作媒介,賞石文化在中國已流傳千年,太湖石作為經典園林石,也被融入畫中。光禿禿的太湖石總顯寂寥,而從窗戶中觀看,必別有一番意趣。以窗格作為框景,表現出景色的空間觀感,給本案增添一絲趣味。

許多事情都是這樣:重要的是內在的精神,而非外在的形式。細看之下,客廳內並無太多中式元素的堆砌,現代物件比比皆是,而電視櫃上那棵築鐵松柏則恰恰撐起一份東方氣蘊。


每個客廳都需要一個驚喜。灰墻上《光》裝置來自藝術傢Anish Kapoor,它讓主客之間的談話有瞭更多的想象力。


我們用現代的方式來闡述東方意境,讓其“不見時,卻處處見;不念時,而處處念”。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所謂山居,就是回到山間、貼近自然的同時,讓日月星辰、一花一木融入生活。你可曾發現,餐桌上燈飾也是山的形狀。

“一案陳一物”所展現出來的,不僅有自然之美,也藏著一些對地域的“註腳”——北方山居的冬是怎樣的,相信這一兩簇幹支楓葉邊能讓你窺探一二。

“陽光正好暖和,決不過暖;風息是溫馴的,而且往往因為是從繁花的山林裡吹度過來,帶來一股幽遠的淡香……”徐志摩在《翡冷翠山居生活》一書中對於山居如此說道。

中國人自古以來便有一種山居情懷,這種情懷在東方君子中尤為凸顯,不僅是人們對山的敬畏與探究,更是對“歸隱”境界的向往。


地下一層空間以研藝室作為主題,主人洗茶,烹茶,飲茶,樂乎。


驚濤駭浪中獨我臥於羅漢椅子上,“綠衣捧硯催題卷,紅袖添香伴讀書”……設計師深刻挖掘出當代精英的時代趣味與生活需求,堅守現代低奢與自然人文相結合的設計巧思,將波瀾不驚,悠閑自得的山居生活格調毫無保留地融入室內設計裡。


作為二樓面積最大的區域,兒童活動區比起樓下兩層的沉穩,顯然迸發出些許鮮活。


幾何圖案在飾物上的自由變化使得整個空間更加有層次感,尤其是加上色彩的渲染後,令這個空間顯得更加生動、活躍。棋子造型的桌腳與棋子相映成趣,一點靈動油然而生。

童真一路延伸。兒童房是為兩個孩子準備的特別佈局,更充分合理地利用空間。


色彩豐富的現代派壁畫,醒目跳躍地的床品與擺設,無不與低調的傢具形成對比,令空間更添濃鬱的藝術氣息,時時刻刻啟發孩子們的靈感。


主臥在色彩上的處理依然高雅單純,克制的灰是整個空間的平衡點,任陽光入室玩耍而不張揚,平和溫馨。


石頭與木紋自然的相依,完美的自然肌理碰撞,冷色調的世界裡多瞭一絲溫柔。而東方君子就像一顆頑石,頑強堅毅,不妥協。


晉陽府將客戶定位為35-50歲之間的新富傢庭,他們擁有國際化的眼光與審美,也割舍不下那對於東方文化的追求;他們對新鮮事物極具包容心,卻更喜歡細細吟味事物的美……

在這套山居裡,設計用精準的語言與線條屏蔽瞭內心的噪音,還原瞭東方君子內心的溫潤與堅定。我們當然知道這種品格不可測量,也無法量化,而是靠人的心理去感受與體驗。正如菲利普·斯達克所說,“將一種文化概念的美麗升華為人文概念的美好”,我們用僅“有”來反映與承載“虛無”,又在這“無”中獲得力量。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