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 “極簡風” 不再高級


極簡主義流行已經有幾年瞭,從國外頂級大師的詩意極簡,到國內知名設計師的極簡風,業主們也開始大愛極簡設計。然後,但當大多數人蜂擁而至追逐形式上極簡時,極簡也就變瞭味道,極簡在我看來是”簡於形,而奢於心“,是對設計高度自信,更是對生活的詮釋,那麼是什麼讓極簡風變得不那麼高級瞭呢?
我們從下面幾個方面來解析當下的極簡主義
01.被誤解的極簡主義
03.極簡是一種生活態度
很多人提到極簡都會質疑,這麼簡單不讓人感到廉價嗎?
其實不然,極簡主義不是貧窮和節儉的象征。反而它是一種極奢,是簡約到極致的體現。


極簡對設計,對施工工藝提出更高的要求,無石膏線,無踢腳線是最難的施工做法。


對燈光設計要求也極高,很少采用裝飾性燈具,線性光也要點到為止。


極簡並不等同於斷舍離。極簡主義,少即是多,“少”,不是沒有,不是舍去一切,不是斷舍離,而是化繁為簡的蛻變,是一個逐漸精簡的過程。
斷舍離是絕對的”斷絕、舍棄、隔離“,而極簡卻是在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不是舍掉一切裝飾,而是在精簡裝飾,隻留下最經典的部分,這也是極簡主義之所以成為經典的原因。


夠不夠極簡(我傢床都不用瞭!)


▲這夠不夠極簡(我是睡飄窗上的!)


極簡的設計更能體現建築本身特點,采用少量的裝飾,讓效果展現的更加完美。


其次,行業內很多商傢和機構都在想辦法讓自己的產品和極簡掛鉤,渾水摸魚。純色窗簾叫極簡風傢居佈藝、筒燈叫極簡照明系統等等,導致人們對極簡的誤解越來越深,對極簡的定義也越來越模糊。
定制傢具打著極簡的旗號,極力的推銷整體定制,更多的是在制造營銷的噱頭,迎合客戶需求,對於工藝,他們並不具備制作極簡主義傢具的能力。
設計機構也在蹭著極簡的熱度,本來不擅長極簡主義的他們,突然也打起瞭“極簡主義”的標簽,如:專註於極簡的某某設計機構等等,引導業主認為極簡更適合簡單裝修,而且可以節約預算。其實極簡中很多元素都是“簡約不簡單”,實用與美觀兼得,常用極窄邊框門,線性光源,極窄踢腳線看起來簡約,逼格甚高,不過造價都是不低的。他們交付的成果,就難免有些“粗制濫造”之嫌瞭。


極簡設計往往蘊含著更多的功能與美學,如上圖可開可合的櫥櫃設計,讓空間既能保持整體性,又能滿足使用需求。


對建築自身條件以及采光的尊重也是極簡設計的一大重點,樸實無華的裝飾帶給人心曠神怡的感受。


別讓極簡成瞭粗制濫造的理由
我們想要的極簡,並不是形式上的極簡,大多數設計師在追求形式上的極簡,四白落地說自己是極簡,門板無拉手說自己是極簡,平頂裝幾個筒燈難道也算是極簡?


畢加索名畫《公牛》的蛻變過程
畢加索確實是畫瞭一個完整的牛,然後通過自己的意識去刪減,最後留下瞭幾筆線條。中間的一切過程都是思考的過程。把一個寫實的具象化圖像,通過提取其中的有效信息,逐漸簡化,最終獲得一個最簡練的抽象化圖形。
這也是極簡的道理,現在如果我給你看最後一頭牛,你會說它是粗制濫造嗎?每個極簡作品的背後都有設計師和工匠們的嘔
心瀝血,最終呈現的或許是極致的簡約,但是過程和細節一定都是精益求精。


色調柔和的極簡風格,簡單的燈具搭配,空間協調,相得益彰。


既然要談極簡主義,就不能不提到他的名字:約翰·帕森(John Pawson)素有現代建築界“極簡主義之父”之稱。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當奢侈華麗還是設計主流的時候,帕森卻已經開始致力於設計簡潔而有


極簡主義是對過度消費和娛樂主義的否定,是減輕自身的物欲,追求極致簡約的生活方式。極簡風格的裝修本身需要帶給居住者輕松自由的感覺,從視覺感受到開闊,從心理感受到舍去一切繁雜的自由。同時極簡對於收納也是自成一派。
極簡主張“用最少的設計賦予空間無限想象”,“內心豐富的人才能接受傢更簡單”,這些都是在強調以人為本,極簡風設計一切從人的根本需求出發,刪減掉過分的裝飾,簡約與實用並重,更符合快節奏時代下的生活需求。以
簡潔的表現手法,來滿足人們對空間環境,感性的、本能的和理性的需求,簡約不失品位。
極簡的傢不意味著不舒適,反而能使人得到身心的放松。恰到好處的極簡是對生活的升華。這也是極簡主義更深一層的含義,每個極簡的傢都是倦鳥歸來的巢,小船避風的港,更是安放靈魂,洗滌塵世紛擾的精神居所。


極簡是喧嘩過後的理性回歸,
快節奏的現代生活中,一個人的幸福程度,往往取
決於多大程度上他可以擺脫對外部世界的依附。是人們緊張工作和浮躁社會背景下追求生活環境和滿足精神需求的必然。
極簡主義是消費者購買行為向成熟理性的蛻變,當我們的物欲需求輕一些,對自己真正的認識多一些,你會發現,你想要東西自然就會少一些,而格調就會高一些。
極簡主義生活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價值取向,是開放的、自由的,不是數字上的精準,更不是剝離生活樂趣,極簡者最重要的是簡化繁雜,回歸生活原有本質。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