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新作丨溫潤如詩,描摹傢的模樣


“我不喜歡各種標簽式的稱謂。對我而言,建築就是建築。沒有什麼現代建築、後現代建築、解構主義。如果你願意,你可以使用你所有想用的主義稱謂。但我不相信這些,它們如過眼雲煙,而真正留存下來的那一個還是建築本身——各個時代的建築。”
無論建築還是室內設計應當自由,不拘泥於條條框框。本案以“形式永遠遵循功能”的初衷,不斷突破著陳規的邊界,展現務實、溫馨的現代人居生活。


入戶是一個安靜而舒適的角落,自然光從預留的窗子流入,借延伸的視野緩解瞭入戶的逼仄感。當滿懷期待的傢人提前窺探到門口動態,美好風景早已不動聲色地框映其中。


盡頭懸掛著一幅吳冠中先生的畫,腦海中浮現詩魔吟唱的場景:“風回雲斷雨初晴,返照湖邊暖復明”。


我們常說,空間氛圍充滿著主人的自我映射,除瞭喜好與審美,更有過往和情感。本案從空間結構、色彩構成到細節處理,都隱藏著主人遊學日本的痕跡。
客餐廚連為一體,減少墻壁分隔帶來的封閉感,還能大大縮短傢居動線。另外,該區域作為傢庭核心區再合適不過,傢長烹飪時也能照看到抬高區玩耍的孩子,傢庭成員既有互動又不會打擾。


有小孩的傢裡邋遢大神仿佛永遠潛伏在屋子一角,通過大量的櫃子,微妙地處理瞭秩序與混亂之間的平衡。


“生活是種律動,須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這變而不猛的曲折裡。”
傢人在榻榻米上或品茗,或嬉鬧,風聲中混有蟬鳴,自然光透過格柵,影影綽綽,一派“竹徑有時風為掃,柴門無事日常關”的空間氛圍呼之欲出。


受日本和式建築影響,空間講究流動與分隔,推拉門處理促成客廳與次臥空間的互借,自然而然地牽引起傢中情感互動。
這種手法在兒童房與衛生間、主臥與次臥之間,以及主臥內部都得到淋漓盡致的體現。


衛生間處於中央,打造瞭“回”形路徑,不落窠臼的處理手法使有限的空間變得通透又有趣。天晴時,大量的自然光穿過玻璃,在梳妝臺上逗留、晃動,主人也因此獲得自在的私密時光。


主臥融入暖色的原木,讓人感到周遭是可信賴,於是你不知不覺困倦起來,像沾滿露水的樹葉,松快、酣暢地睡去,直到東方之既白,直到鳥兒婉轉試啼在經宿尤溫的枝頭……


床鋪下方是一個小小的儲藏間,放置孩子的玩具、書籍、服飾等;上方預留瞭一塊凹槽,這是設計師向衛生間“借”來的空間,從視覺上令尺寸之地變得舒展。


100平米的室內空間在一系列放松的構架中娓娓道來,雖然我們一直強調形式遵循功能以及空間重組,即便如此,它仍是詩意的,承載著這個有愛之傢的成長時光。


項目名稱:文心園林氏住宅
項目面積:約100平米
主要材料:軟木、水泥漆、木飾面板、木紋磚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