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木 極致白,書寫超美極簡格調!


極致白可以理解為大面積留白,是極簡風常用手法之一,蘊含著東方美學留白思想,帶給人無限的想象,並賦予空間詩意般的美,但極致白與木紋碰撞,層次更為豐富,格調更加溫馨。

設計機構:繆茹空間設計彼埃·蒙德裡安以幾何圖形為繪畫的基本元素,他一步一步的排除著曲線,直到作品後來隻由直線和橫線構成。

直線和橫線是兩相對立的力量的表現,而生活的平衡往往存在於隨處可見的對立物中,虛與實,純粹又實在。


在繪畫作品中,人們常常通過應用線條的粗細,色彩變化及不同筆法表現畫面的虛實,縱使世間萬物的形態千變萬化,但都歸結與這些空間的形態,均屬於點、線、面的分類構成。

他們虛實結合,彼此交織,他們相互補充,相互依托,有序的構成繽紛的世界。


本案在每個空間都運用瞭垂直水平的線條分割,上下左右,如音樂的韻律在五線譜上跳躍一般,凝視他們,你就會發現宇宙中直達心底,超質樸的美。


玄關處的入門視角線,在平面墻體上運用立面開洞的手法,做瞭一個黑色七字型壁龕,營造空間之間的局部互動。

還通過方塊空間的增設,構建出一道空間環境的虛實關系,近景暗色木飾面的實,遠景白色墻板的虛,豐富瞭整個空間的層次。

隱約有“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之感。


空間由三個維度構成,高度,長度,寬度,人們對於高度的敏感度是超大的,高度多10公分與長寬多10公分的空間體驗感差異極大,因此對於空間開闊的追求離不開高且平的吊頂空間設計,我們盡可能將全屋的吊頂空間拉高且簡化,來增加空間的開闊度。

從餐廳步入客廳也是一個空間的過渡。


餐廳與客廳沒有實體墻的隔斷,看上去開放不少,體現瞭空間之間的互動,增添生活的樂趣,也讓行動更加自由,也是面與面的直接相連。

整個客廳是一眼看得到的素凈,窗明幾凈,散發著溫暖的氣息。

在空間與軟裝的關系上,結合偏長型的客廳空間,雙面座沙發的設計成為空間中的亮點,即可觀看室內電視,也不錯過窗外的風景。

父母房的房門,通過整面白色實木墻板的分割交接,以及黑色不銹鋼線條壓邊去弱化存在,是線的律動也是面的虛化。

吊頂燈光拋棄傳統混亂的點狀的射燈,將燈源歸結至磁吸軌道燈與暗藏反光燈槽,使整個頂更加幹凈,見光不見燈。


空間,是心理上感知上的空間,空間虛實關系的變化也影響著人的心理與感知。

在不同視角,不同環境,空間的虛實關系在不斷變化。

因為父母房門口客廳視角裡,入戶門被儲藏室空間所遮擋,保證瞭房主在此空間時心理上的安全感。

落地窗前的一小塊休閑空間,視覺上增加瞭空間的寬度,使得整體更加和諧。

讓圓弧形的大落地窗也不被浪費。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電視背景運用大理石和不銹鋼做結構造型,通過兩個材質的結合加之造型的變換,讓空間變得更豐富。

左側的展示櫃好似與過道的開洞相呼應,同時為電視背景墻這一平面加多瞭層次。


推開客廳隱藏的房門,父母房通過豎條格柵木飾面搭配灰色硬包做床背景的設計,加上圓潤的床頭櫃,使空間氛圍感呈現出成熟穩重感,相較於清爽的白色墻板,更適合父母的居住。


兒童房用色彩體現活力和新鮮。

淡綠色油漆背景墻的虛結合深色橄欖綠床頭櫃的實,是色彩關系上的虛實表現,也給未來兒童房裝點一抹色彩。


空間的流動應該是線面虛實的結合,樓梯空間采用簡單的方式 ,由頂至墻延伸的線條燈完成線面切割,不同於以往,也給空間適度留白,給未來留下瞭發揮空間。


上樓一個轉角即是主臥,能一眼望到的落地窗,讓整個空間寬敞明亮,各個功能區看似相通的實但又有所間隔的虛相結合。

以黑色為主的傢具也能在整個空間裡跳脫出來,皮質的床背平添瞭高級感和舒適感,床頭玩偶擺件的點綴是一絲俏皮的融入。


主臥空間一道半高電視機墻,將主臥一分為二,劃分開工作與休酣區。

木制矮臺將大理石與墻面相連接,空間疊級的打造,豐富瞭空間層次。


除去繁雜的裝飾,半高大理石將書桌包圍其中,使工作者更加專心不受叨擾,左側明亮的窗幾又能給伏案工作帶來無限靈感。

中間與臥室的過道用綠植銜接,為整個空間註入瞭新鮮的生命力。


主臥窗邊還有一個休閑區,大沙發和隨地散落的書,是慵懶的享受,在這裡或掃去疲憊,或與窗外風景互動。


生活總需要多點純粹,無論有多少飄渺摻雜其中,轉過身就會看到實在的幸福。

設計公司 丨R’sYard繆茹空間設計